齐寝不梦

今天也在做着,名为「想回到你身边」的梦。

我发现个严肃的问题,我上周双十一要死要活买了400+东西,然后我发现。


我他妈没有神恩啊???!

嗯?

咋回事儿啊?


【齐/闪恩】暗芒

·英语课上造句想到的梗

·everyone  has  a  star,but  mine  is  so  far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所以,这段时间你过得怎么样。”

“还是老样子,和一群杂种掺在一起,真不是滋味。”

“一天一天,年复一年。”

“不过也幸好有你,倒是比以前有趣那么一些。”

吉尔伽美什摆摆手,脸上的嘲讽不加掩饰,是众人,也是对自己。身侧的恩奇都将从耳畔滑下的头发重新撩起,面带微笑,耐心的把吉尔伽美什的抱怨全数接受。

这里一片虚无,又繁茂无比。

这里往事流过,未来成迷。

这里,是吉尔伽美什的梦境。

不知什么时候起,只要当他闭上眼,就会到达这里。梦境像是不列颠传说中的阿瓦隆般,与世隔绝。当然,并没有阿瓦隆里鲜艳的色彩,毕竟少了个花仙。

第一次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绿色美人,风轻云淡的坦言表示自己是他梦里的虚幻存在 ,名为恩奇都,因他而降生。

吉尔伽美什出奇的镇定,直接坐下,还招呼恩奇都坐在自己一旁,有一搭没一搭的谈起话,恩奇都也自然的时不时接上两句,算是进行了第一次交流。

如同相识多年的挚友。

吉尔伽美什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“人”放下戒心,以至于心里对他还很有好感。但是,这种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的情感实在是太不可思议,所以,他选择不遗余力相信恩奇都。

他对恩奇都身为“虚幻”这一真相毫不沮丧,反而,恩奇都这样的身份更有利于他的交流。不掺杂任何偏袒的直言,让吉尔伽美什逐渐意识到自身的不足之处,不在聚焦于他人的缺点,变为积极的优化自己。

现实生活中他同时更加风生水起,以往负面的评论被削去不少,还有名媛开始关注起这个金发赤眸的“王者”。

不过——————

“也挺讽刺的,明明是现实生活,却没有实感,软绵绵的踩在棉花糖里一样。”吉尔伽美什打了一个颇带少女气味的比喻。

“反而是在身为梦境的你这里,感到安心和真实 ”

端起面前的黄金酒杯一饮而尽,吉尔伽美什又是给自己斟上满杯。鲜红澄澈的酒液映出吉尔伽美什的面庞,英俊,自信,高傲,还有疲倦。

“吉尔,太消沉可是不行的,不管怎么说,吉尔是很出色的,这一点无可辩驳。”

“差不多要出去了哦,吉尔。”恩奇都望向四周,光线似流水退去,过不了多久这里将被黑暗浸没。

梦境的时间与现实成反比。

“嗯,那我先走了。”吉尔伽美什将自己的酒杯推倒恩奇都面前,恩奇都很是自然的将他杯里的酒尽数喝下。

“吉尔……”

看着吉尔伽美什的身形越发虚幻,恩奇都启唇,想要说出什么,声音却在他与吉尔伽美对上视线的一瞬,戛然而止。

随即无事发生般淡然一笑,满不在乎的道别。

“没什么,再见了。”

吉尔伽美什完全消失,同时,将梦境里的最后一丝光线带走。黑暗吞没所有,吞没恩奇都划过泪水的脸颊。

“一生愉快,吉尔。”

吉尔伽美什发现,至此他每一次前来这里,恩奇都来赴约的时间都在推迟。不过无一例外被恩奇都用各种理由搪塞过去,接着又是不知多久的谈天说地。

问题也就被抛掷脑后。

温水煮青蛙,会让人不经意忘却身边的威胁,而沉迷于舒适。

终于,等一次吉尔伽美什再次前来时,这里已是空无一物,只留下他们前日喝酒的器具。

一天一天,一月一月,吉尔伽美什再没有等到恩奇都赴约。

有人说吉尔伽美什疯了,为了自己癔想的存在失去自我。他们把吉尔伽美什拉去医院,给他开价格昂贵的药。

他们以保护他安全为由将他关起来。

舆论满天飞,不明所以围观群众们的妄言接踵而至。一切回到他未遇到恩奇都之前,甚至要更加糟糕。

孤身一人。

心脏感觉被开了一个洞,风从正面吹来,紧贴洞口,从背后穿透而出。

吉尔伽美什攥紧手里的挂链,这是恩奇都身上一直佩戴之物,却没有随他一起消逝。而是在吉尔伽美什一次进入梦境后,出现在他现实世界的手中。

伴着时间流逝,吉尔伽美什不再对睡梦充满兴趣,因为已经没有值得的存在。

他结束了疯狂,意识到纵然他这样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改变。他按照往日恩奇都提出的意见,重新做回自己。

只是他别在腰间的挂链,还是在提醒他,别忘了那个往日的挚友,真真属于他的唯一。

又是舆论满天飞,却不在是抨击他的负面消息。他们说吉尔伽美什身上的挂链是他情人所留,对此,吉尔并未反驳。

往后的日子过得很快,不管是肉体感觉亦或精神意识都是如此觉得。应该是每一天都如出一辙吧,熟练,没有实感,还没抓住就从指缝流逝,让人觉得就像是在每天循环播放一部烂片。

吉尔伽美什终生未娶,最后在病榻上孤身一人,安详离世。

至少,他自己是这么认为。


“15号床病人醒了!快来人啊!”

“奇迹,昏迷六年了,居然真的醒了。”

苍白的天花板折射阳光,晃的吉尔伽美什头晕目眩。想要坐起来,结果发现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。不,是压根使不上力。

身旁的医护人员惊讶的张大嘴,良久才反应过来呼叫其他同事。

病房门被撞开,涌进来一片蓝白,无数双眼睛围在吉尔伽美什窗边,上下大量,

自称吉尔伽美什主治医师的人遣散人群,拉过一张凳子坐下,对着一旁的各种仪器敲敲打打。结果助手递来的记录本,开始询问吉尔伽美什的感觉。

“我这是,在那里……”

声音哑瑟又陌生,喉咙伴着声带震动传来痛感。

“市医院,你已经昏迷六年了。”

“昏迷……六年。”

“就是植物人,你大脑受损严重,本来都没希望了,没想到啊。”

主治医师翻动手里的记录册,告诉吉尔伽美什这些年来的真相。

记录上显示,在他昏迷两年之后,他大脑的自我修复速度开始增快,越来越快。不可思议的情况让许多专家感到诧异,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状况。

四年时间,他的大脑回复如初。他们口中不可逆的伤害全部治愈完毕,没有任何后遗症。

医学奇迹,他们这么称呼这个现象。

“你现在还没发控制自己的身体,要过一段时间的康复训练才行。”

“当然,会有点痛苦。”

医生合上册子,随手挂在一旁的钩子上。示意自己先出去,让他好好休息。

“哦,等等,差点忘了。”

主治医师从还未闭合的门后探出一个脑袋,朝吉尔伽美什病床边的床柜努努嘴。

“你的东西,六年前事故发生后你一直紧握着,为了不伤到你,费了好大劲才拿出来。”

门轻轻关上了。

吉尔伽美什努力扭动自己的脖子,记忆中眨眨眼功夫的事情,现在变的无比艰难,好像脖子上绑了吨重的铁块。

关节因为长时间的僵硬咔咔作响。

金黄的光芒安静流淌,耀眼却不刺目,让人安心,亦如他的眼眸。

吉尔伽美什恍然大悟,眼眶不受控制泛红发热。

“早说啊……”

“你一直都啊。”


【齐/爱特】初识

·快乐学pa

·天命舰长,逆熵上班

·我吃爱特

·爱茵这么可爱都tm来吹她啊!!听说是北极点,我已经做好这篇文会很冷的准备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特斯拉一脸阴郁站在教室门前,一连狂敲几十下门依旧无人响应。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到现在即将迟到的点了,教学楼都还没有什么人,不然她也不至于落此窘境。

耐心突破临界点,特斯拉一把拽下红框眼镜,粗鲁的塞进口袋,也不怕划花镜片。向后退去,深吸一口气,右腿向后移,蓄力。

“砰”

门毫不客气的,迎难而上。在特斯拉小腿留下一个显眼的红肿,让她切身体会到自己的力量强度。疼得特斯拉红双马尾炸起,瞬间蹲地,反复确认下半辈子是否还能双腿行走。

门纹丝不动的姿态,在特斯拉眼中,这简直就是嘲讽她的愚蠢和鲁莽。

“破坏公物,照价赔偿。”毫无机质的声音响起,门同时应声从里被推开。

一个蓝色天然卷耳朵上架着铅笔,从门后走出来,打个哈欠,双眼朦胧,看起来是被刚才的躁动吵醒。

特斯拉撑住膝盖,忍痛站起,张嘴反驳,一股脑把心里的委屈发泄出来。

“被损坏的怎么看都是我吧?”

“而且你是谁?为什么我们教室睡觉?”

天然卷敲下铅笔夹在指间灵活转动,左眉下压,为难的用笔拨拨从额上滑落的发丝。

这样的家伙,真麻烦。

看起来,不给她解释清楚大概会闹出大乱子,真不想给自己一个糟糕的开头。运气,糟透了,早知道不开门等她在外面闹,指不定过会儿就灰溜溜的走了。

失策。

“啧,抱歉这是我的失误,我以为这个时间段没人会来。”

“啊?现在要迟到的点了,为什么不会有人来?你是不知道原因。”

特斯拉惊愕,在她吵闹的时候,别说既没有巡查的学生会前来训戒,走廊上甚至连人都没有。在以往,每次只要有一丁点事,那些家伙就跟会空间传送一样突然站到你背后,开始长篇大论。

天然卷长叹一口气,有种“果然是这样”的意味,从休闲西服里拿出手机,在屏幕上点击几下,把弹出的信息界面凑到特斯拉面前。

“今天老师要开会,第一节课不上。”

特斯拉眯眼认真读完信息,突然想起昨晚手机的信息提示是响了一下,但是自己太困了,就没在意,一觉醒来也忘了。

特斯拉在心里埋怨自己,可嘴上还是毫不认输的较劲。绞尽脑汁思考如何在这个死鱼眼鸡窝头面前扳回一城。

“不对,你还是没说你是谁!”特斯拉发现自己好似不知不觉被她给带偏了,现在纠结个什么通知,明明自己眼前站了个活生生的可疑人物。

“……果然还是绕回来了。”

鸡窝头从教室里走出来,给特斯拉让出进去的道路。寻思着多说多错,而且这个红毛看起来是那种,时不时不带脑子的类型,干脆不再多言。

“我饿了,先去食堂了。”

天然卷果断结束对话,把特斯拉抛在身后,无视她的死缠烂打,走入楼道拐角消失不见。

特斯拉准备追上去,无奈膝盖传来抗议,只好一瘸一拐扶墙进教室到自己的座位上休息。肚子“咕噜噜”叫嚣,翻找课桌希望能找点面包垫垫肚子,不过翻了半天只有些书和实验器材零件。

水杯也不给面子的干枯见底。

“本小姐不会今天要昏厥在教室吧。”

特斯拉抽出几本书放在桌上,自己无力的趴在上面。早上起床发现要迟到了顾不及吃早饭觉,急急忙忙赶过来。

可恶,如果不是那个鸡窝头把门关上,自己腿就不会受伤,现在也不会饿着肚子可怜兮兮的孤身一人留在教室。

大早上都已经快成饿殍了,这可怎么挨到中午放学。

人越饿,越容易睡不着,只能浑浑噩噩意识模糊的消磨时间。

“啪”柔软又伴着塑料质地的冲击感把特斯拉直接拍清醒,抬起头,一块被透明塑料包住的菠萝包从头上滑下,掉在她面前。

“诶?”

“不用谢,反正是你的。”

又是那个鸡窝头没有情绪波澜的声线,特斯拉不明所以的撕开包装袋,咬下一口,总觉得味道很熟悉。

“这不是我放在寝室的菠萝包吗!”

特斯拉大喊一声,她的菠萝包是从家里带来的,学校不可能有买。也就是说,这个鸡窝头不仅偷偷摸摸窝在教室,还“私闯民宅。

“爱因斯坦,丽瑟尔·阿尔伯特·爱因斯坦。”

称自己为爱因斯坦的天然卷出示了自己的入学证明,红章还没有干,泛着光泽。

特斯拉瞪大双眼,脑中有些事情渐渐在复苏。

特斯拉觉得自己好像最近记忆力有些下降,以至于忘了,前些天班主任跟自己说,过几天她会有一个新室友。

好像就是叫什么,爱因斯坦。

“今天早上我才到,办入学证明的老师因为要开会不在,我得以偷闲熟悉下环境。”

特斯拉脸上开始汗涔涔的,咽了口唾沫,装做最在乎的继续吃已经索然无味的菠萝包。

“结果等我到寝室,发现门锁上的,我敲了好久都没开,只好回到教室休息。”

“对此,你有什么想要赘述的吗,特斯拉小姐。”

说实话,刚看见特斯拉狼狈坐在地上的样子,爱茵在心里不知祈祷多少次,这千万别是她室友。结果等下楼继续办完手续,拿到寝室钥匙,发现另外一张床的床头放着红色双马尾的照片。

镜框上用红色水笔用德语写上“特斯拉”,应该是主人的名字了。

回想到特斯拉对通知一无所知的神情,大概可以猜出这家伙以为快迟到了,急急忙忙跑到教学楼,饭绝对是没有来得及顾上的。

随便给她带个面包过去吧,好歹以后是朝夕相处的室友,虽然捉弄她很好玩,但总归要有点人情味。

这才有了刚才的场景。

“所以,你不是偷偷摸摸跑进教室里来的盗窃犯。?”特斯拉双手摩擦空无一物的塑料袋,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,缓解尴尬。

“小姐,我有必要跑进教室里面偷东西吗。”爱因斯坦露出捉摸不透的微笑,反问句道出陈述句的味道。

“而且你看着太小了,根本不容易让我想到你是同级生啊。”特斯拉再次找出一个理由,但是这个理由也不算是强词夺理,爱因斯坦的确看起来比她年纪小上不少,第一眼看去怎么也不会想到是大学生。

“这很正常吧,毕竟我还是未成年人,的确比你小,我才17。”

“17?!”

“普朗克教授推荐我来的,也就是这个班班主任,她以前一直是我老师,很不正经那种就是了。”

特斯拉哑然,自己居然被一个“小孩”捉弄了。新室友啊,还是推荐生,自己以后的日子,不会过的很容易吧。

不过,特斯拉瞥一眼爱因斯坦的侧颜。

长的,还真是挺可爱的,像个瓷娃娃。只是头发太不修边幅,像个鸡窝,和一本正经的休闲西服完全不搭调。要不是左侧别了个黑色夹子夹住刘海,可能会更蓬乱。

班里的人陆陆续续都进来了,陌生又年轻的爱因斯坦自然夺去他们的目光,引得众人窃窃私语,讨论情况。

“差不多要上课了。”爱因斯坦在特斯拉身旁的空位坐下,“特拉斯小姐,有劳了。”

特斯拉还来不及询问她这句意味深长的“有劳”有何含义,上课铃适时的响起,打断她的思绪。

老师从门外提着包进来,大学的今天,终于开始。

是爱茵
后几p是过程
倒数第二p原图
最后一p不知道几百年我还没画完的自家孩子
今天齐子律依旧没码字。
bug真多,我果然只适合当个破写字的。

肝出来了
趴会儿
班长领盒饭才肝出来,挺讽刺的。

我下周一定更文


各位光棍节快乐鸭
【勿忘的粘土人和芽衣她们的小立牌放寝室,没发拍。】

啊啊,太丑了,还是把删了,画风都不一样了。

淦,我再多练练


刷了下新本,看见爱茵把伊甸之星给板鸭那段。

“千万别弄丢了。”

瞬间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心里很不舒服。

那个被世界抛弃,而又被爱茵取名为世界的青年,在漫画里的“第二次生命”也走向了终结。

虽然是既定的事实,但是看着不舒服就是不舒服。

这么多年,爱茵一直都没忘。

这个逆熵创始人中看起来对一切最无所谓的少女,恰恰是那个无法忘记一切的存在。

在爱茵看来,板鸭心意已决,一醒来就执意要去战场保护芽衣的举动,一定是与昔日瓦尔特决心保护世界的模样所重合。

所以才将伊甸之星托付于她。

千万别弄丢了。

你可千万也别死了。

这句话,应该是可以这么理解的吧。

以及,我强烈谴责这种打游戏打着打着,给你塞口刀的行为。

好了我去哭了,我要给爱茵码字。

吉尔伽美什的风评,在迦勒底幼童从者们的口中,可以说是下降到了一个新高度。

魔王,恶狼,巫师,在童话中一切稍微沾染黑暗面的事物,在他们眼中,全都可以指代这个只有外表耀眼到可以致人失明的金闪闪上。

许多年长的从者,虽然一面假意训斥他们不会尊重,背地里哪一个不是相互交流今天金闪闪又被贴了什么封号。

而身为吉尔伽美什挚友的恩奇都,所有用的待遇却与他截然不同。

小孩们一口一个“恩奇都先生”跟着他后面转悠,一有新奇玩意儿还会很主动的拿过来和他一起分享。

就连最不待见金闪闪的幼闪,也对恩奇都万般依赖。

不得不说,自从恩奇都到迦勒底以后,这些熊孩子们基本没有再惹出什么事情。身为御主的藤丸立香,发自内心的感谢恩奇都帮他解决一个大麻烦。

不然按照他们几个拆迁的速度,没多久迦勒底估计就要重修了。

对于这对极差挚友,藤丸立香私下询问恩奇都,对于吉尔伽美什被小孩们排斥的看法。

恩奇都想了想,笑容满面的给出答案。

“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啊,吉尔本来就觉得小孩麻烦,少接触点也好。”

“而且,吉尔有我就足够了,如果和小孩们搞好关系,他只顾着和他们玩,我会很伤脑筋的。”

看来恩奇都的纯良无害形象,要重新定位一下了。

藤丸立香一头冷汗的想到。